最爱虾

网红小龙虾,养殖背后存隐忧

兼职类别:养殖技术
  
2019年6月,德国柏林蒂尔加滕公园“猖狂”出没地小龙虾又抢镜了。  
与此同时,亚欧大陆另一端的中国,2018年小龙虾产量突破100万吨,年产值2600亿元。在整个世界杯期间,球迷们总共消费了超过640万瓶啤酒和6450万只小龙虾。  
仅仅在二十世纪初,小龙虾绝对不会想到今天它们这般红火的地位——原产于墨西哥湾,引入日本,抗战时期流入我国,经野生繁殖,现在这一物种已扩散到全国19个省市区,已遍布这些地区各大江河湖泊水系和部分水库。  
小龙虾彻底火了,小龙虾养殖业也一片飘红。然而,民进会员、衡阳市水产专家、高级农艺师宋亮英却说:小龙虾养殖的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小龙虾”属于Ⅱ级严重入侵物种  
早在3年前,贵州凯里市大风洞乡寨村就爆出过意外大量繁殖的小龙虾危害秧田的新闻,而这只是源于几只被村民无心丢入田地的龙虾。  
村民罗大龙说,它们的钳夹锋利有力,足以在田埂上打出“穿洞”来,还可以将活生生的鱼儿夹死,不少鱼苗也被小龙虾袭击,落下残疾。不仅如此,小龙虾也导致田埂上出现漏洞,导致秧田蓄不了水。  
对此,宋亮英解释道:“小龙虾生存和繁殖能力很强,同时小龙虾善于掘洞,挖掘一个洞穴的时间只需6小时左右。”  
据相关记载,1998年长江特大洪灾中,防汛人员在长江荆江大堤章化段巡堤查险发现清水漏洞,开挖处理时在堤身挖出大量小龙虾;武汉市汉阳区汉江大堤黄金口段的一处约100平方米的池塘边,就曾发现了37个虾洞。  
“防洪大坝若存在一定量的小龙虾洞穴,则可能因此而产生管涌,乃至演变成为溃坝。”  
对此,宋亮英建议要把某些不适于养殖的池塘、稻田回归,将距离江河、水库较近的养殖区进行搬迁停产,对养殖区应严格配套建设防逃设备,解决任其扩散问题。  
事实上,对小龙虾安全隐患方面的担忧,并非是宋亮英的一家之言。2019年5月26日,云南发布全国首个省级入侵物种名录,其中小龙虾就“榜上有名”,名录称:入侵物种被划分为5大类,包括Ⅰ级恶性入侵类、Ⅱ级严重入侵类等,而小龙虾属于“Ⅱ级严重入侵类”。  
宋亮英说:“小龙虾喜食植物嫩叶、嫩根,很容易对农作物造成危害。小龙虾贪食并能改变食性,一方面可使本身种群迅速扩张,另一方面影响着水域中浮游植物、水生植物、无脊椎动物、底栖生物等群落的组成和数量,其危害后果不堪设想。”  
小龙虾养殖管控  
近几年,随着资本和养殖创业者的不断入局,小龙虾全产业链已基本形成:从养殖到清洗处理,再到打包运输和烹饪制作,每一环节在一定程度上都实现了工业化。小龙虾真正称为了全中国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与此同时,在吃小龙虾成为生活时尚的同时,全国各级各部门在小龙虾养殖上也均以扶持的态度进行鼓励与宣传,甚至将其作为扶贫项目加以推广。
发布时间:2020-05-24 点击次数:
回顶部最爱虾©版权所有